新发展阶段产教融合的目标与形式探析-英亚体育

英亚体育

新發展階段產教融合的目標與形式探析


文章作者:郭建如 發布時間:2021-06-18

我國的社會和經濟發展進入了新階段,高等教育也是如此。在十四五期間,高等教育普及化程度越來越高,高等教育辦學將會更加規范,質量要求日益也會更加突出;在高等教育體系方面,應用型高等教育成為高等教育體系中的重要部分,并隨著產教融合的不斷深化而完善。從發展趨勢看,十四五期間,產教融合也將進入新的發展階段,產教融合的目標和產教融合的主導形式會發生相應的重大變化。

一、產教融合進入新階段

產教融合的發展是同高等教育人才培養模式的改革密不開分。在我國的高等教育體系中,高職院校率先開展了通過產教融合培養高層次技術技能型人才的探索。高職院校是1999年高等教育大擴招之后才蓬勃發展起來的高等教育的新類型,目前院校數量已達到1400多所,是我國高等教育的半壁江山。高職院校的培養模式在2006年到2012年間的高職示范校、高職骨干下校建設過程中發生了根本性改變,即從封閉式的學科教育為主的培養模式轉向以產教融合校企結合為載體的培養模式。

本科高等教育的產教融合是伴隨著應用型本科院校的發展而發展的。盡管在2010年之前,一些新建本科院校(如合肥學院)和一些省份(如安徽省等)已開始有意識地進行了一些應用型人才培養的探索。但就全國來講,在教育部直接指導和推動下的地方新建本科院校向應用型轉變則要始于“十二五”期間。通過國家層面規劃調控社會經濟等方面的發展,是我國的顯著特征,因此可以按照五年規劃,將地方本科院校的轉型、應用型院校的建設與本科階段產教融合的從“十二五”到“十四五”的發展劃分為三個階段。

第一階段是小范圍試點和預熱造勢階段,主要集中在2013年1月到15年10月。2013年1月,教育部在全國選擇33所高校組成“應用科技大學改革試點戰略研究”試點小組,分別成立課題研究組、改革試點指導方案研究組、設置試點方案研究組、國際合作項目組、轉型發展工程項目組五個小組。同年,設立了應用科技大學(學院)聯盟。教育部主管領導在各種場合宣揚新建本科院校的轉型,引起新建本科院校的關注和討論。2014年國務院發布相關文件,將地方本科轉變為應用型作為重要政策明確下來,使地方本科院校的轉型獲得了更高的合法性以及更多部門的支持。此后,經過一年多努力,2015年10月,教育部、發展改革委和財政部共同發布了“關于引導部分地方普通本科高校向應用型轉變的指導意見”,詳細勾畫了應用型本科院校的組織形態和運行機制,從學院設立、專業和課程設置、實習實訓安排,學校治理等許多方面強調產教融合校企結合。某種意義上,學校組織是否貫穿產教融合校企結合,是否以產教融合校企結合為載體成為應用型高校與地方普通本科高校的重要區別。

第二階段是全國范圍內的試點與推廣,從2015年10月到2020年,也就是貫穿整個“十三五”時期。三部委“指導意見”出臺后,許多省份隨之也出臺了地方高校轉型發展試點的指導意見,到2016年3月,全國已經有180多所高校被確定為轉型試點院校;到2019年2月,據教育部發展規劃司統計,全國范圍內有300多所院校或整體或部分地參與轉型試點。考慮到雖然沒有被正式列入試點名單,但實際上接受轉型試點理念,現實中開展了轉型試點的院校會更多。這些院校通過產教融合校企結合在積極地探索新的人才培養方式。

十三五時期也是國家關于產教融合的重磅政策密集出臺,尤其是從2017年10月到2019年10月。2017年10月,黨的十九大明確提出“深化產教融合與校企合作”;2017年12月,國務院辦公廳發布“關于深化產教融合的若干意見”。這份意見強調企業是產教融合協同育人的重要主體,把提高企業參與產教融合的積極性作為重點,提出構建政行企校協同育人體系,明確保障了各方利益的關切點,通過政策組合拳的方式,試圖建立校企結合的長效機制。2018年1月,教育部等六部委聯合出臺校企合作促進辦法;2018年3月,發展改革委發布公共實訓基地專項管理辦法。2019年3月,國家發改委和教育部發布了“關于建設產教融合型企業實施辦法”。2019年10月,歷經兩年努力,國家發展改革委、教育部等部門聯合發布《國家產教融合建設試點實施方案》。該方案明確了城市、行業和企業在產教融合中的定位,指出城市是節點,行業是支點,企業是重點,要求城市發揮承載作用,行業能發揮聚合的作用,企業能夠發揮主體的作用。此后,江蘇、河南、深圳等省市陸續出頭了相應的具體實施意見。從2017年到2019年,國家層次以及相關部委所發布的文件看,已經意識到產教融合進一步深化的瓶頸是在企業,相關政策更多著力突出企業,希望能夠建立產教融合型企業和激勵性的政策體系。這與“十二五”時期,產教融合重點放在高校,許多政策文件由教育行政部門出臺有很大不同。可以看到,“十三五”期間,國家在產教融合推進方面的思路有了重大的調整,希望通過高校外圍環境的改變來為地方本科高校轉為應用型提供重要的支撐和助力。國家層面政策落實到地方,通常還需要各地出臺更具體的實施意見,而地方政策的出臺和落實則“十四五”期間需要解決的事情。

第三階段是深度轉型與高水平應用型高校建設時期。在“十四五”期間,地方高校轉型發展會進入一個新的階段,這一階段產教融合面臨的條件和應用型高校發展的任務目標與前兩個階段有很大差異。首先是在十三五期間出臺的重要政策、產教融合的基本制度框架需要進一步落實,這為地方高校向應用型轉型提供了更多的機遇和資源,“十四五”期間仍然會有大批普通高校向應用型轉變。第二是,對已轉為應用型的高校而言,需要明確進一步的發展方向,提供進一步發展的動力。從許多省份和轉型高校的實踐看,有不少已明確把高水平應用型大學作為發展目標。基于這樣的情況,“十四五”期間,地方高校轉型發展和產教融合的建設應該把“深化提高、完善體系,發揮效益”作為總的目標。所謂深化提高是指深化內涵、提高質量,也就是說產教融合校企結合培養應用型人才的這種模式的教育內涵應更加豐富、更加完善和成熟,所培養的人才質量更高;應用型高校開展的應用型科研更多,更富有成效,能夠切實促進地方社會經濟的發展,能夠與應用型導向的教學相輔相成;地方應用型高校的內部的組織制度建設更加完善,能夠有效地支撐著應用型高校主要功能的履行,應用型高校成為一種區分與傳統的以學科為主的類型的特點真正確立起來。在體系方面,應用型高校成為地方高校的主體,城市行業企業與應用型院校實現真正的融合發展,產教融合制度真正地穩定地確立下來,有效地運行,應用型高校在地方社會經濟發展中能夠發揮出讓地方企業和政府看得見感受的到的作用。

二、新階段的主導形式

產教融合是我國應用型高等教育人才培養和科學研究的基本特征和基本載體,主要是通過具體的校企合作過程實現的。現實中,校企結合的形式是多樣的,可以根據校企結合涉及的跨界主體的多少以及合作程度的深入程度,將校企合作分為低級/簡單類型、中級類型、高級/復雜類型。

校企合作較為低級或簡單的類型通常表現為雙方的合作多處于淺層次的,雙方的交往是較為單一的,甚至是單向的,通常不需要雙方進行組織結構或制度發生重大變革就能適應。如一些轉型高校缺乏相應的應用型教師、缺乏課程、實訓基地等,一些教育型企業或者以生產性企業為背景衍生出來的教育型企業則會通過市場交易的形式提供。比較典型的由教育部規建中心牽頭的一些產教融合型項目。更常見的是單個學校與單一企業進行的圍繞某些資源的提供而進行的合作,如企業接受高校學生的實習,技術人員參與高校的人才培養方案的修訂,擔任相應專業的兼職教師。

校企結合的中級形式以產業學院或協同中心為典型,這種形式就需要主體之間投入更多的時間、人員和其他資源,并且將相關的合作制度化,而且往往是“一家高校對多家企業’的形式”。在地方高校向應用型高校轉型發展過程中,一些發達地區的高校普遍發展出了產業學院這種形式,集中于當地的產業集群或產業鏈中的主要企業,而不是一家企業,將多家的企業資源吸收為學校所用,這種所用更多地體現在與產業結合相緊密的課程學習、項目教學上,產業學院多采用虛體形式,與實體的二級學院相配合。如江蘇的常熟理工學院、浙江的樹人學院、萬里學院以及浙江大紅鷹學院,廣東的佛山科學技術學院、東莞理工學院等。這種模式獲得了教育部、工信部等部委的高度認可,在2020年的8月還聯合發布“現代產業學院建設指南”,以促進這種校企結合形式的健康快速發展。

當然,建設產業學院的目的不僅僅在于為應用型高校提供教學資源,還希望能夠促進應用型科研的發展。在應用型科研的開展方面,一些高校也不斷地升級合作形式,由簡單的提供技術咨詢服務、技術成果轉化,或者是技術合作發展到成立科研的協同中心,帶動一個區域或產業鏈上的企業的技術發展。如上海應用技術大學圍繞香精香料產業建立的協同創新中心就是這方面的典型。

校企合作的高級形式是區域性產教融合生態系統的形成。在這種生態中,多種力量,如政府、行業、學校、企業等共生且相互促進,各方之間的互動發揮了生態效益,各方之間的行為并不僅僅是處于利益計算,在這個生態系統中,各方的行為多是自然的,無意識的,卻能夠產生共贏的效果,校企合作相關各方的行為并不是刻意為之,卻能夠自動維持。這樣的形態在經濟發達的一些區域已經有出現了一些雛形,如寧波地區和佛山地區。如寧波市教育局通過在當地高校扶持支撐當地產業的特色學院,加快這些學校與產業的聯系,同時還非常重視中介組織的建設,如跨境電商協會、教育聯盟等,力圖構建當地的產教融合的生態系統。佛山地區,佛山科學技術學院主動根植于產業,服務于產業和引領產業,重視產業學院的建立,重視專利的轉化,融入于當地的創新體系之中;而當地的政府也積極引導企業、高校參與研究生培養基地,這樣在政府行業企業和高校之間形成了良性的循環系統。

結合產教融合的發展階段來看,第一階段,低級或簡單的形式占據著主導地位的,進入第二階段,產學學院則逐漸成為一種廣受贊譽的模式;產教融合發展到第三階段,生態模式逐漸受到重視。但要使生態模式成為產教融合發展的主導模式,不僅要構建高校外政行企校之間的生態系統,在高校內部還也還需要形成有利于產教融合校企結合的生態。

(《應用型高等教育研究》2021年第1期)

點擊排行
相關信息
讀取內容中,請等待...
亚博网站登陆 亚博网站登陆 亚博网站登陆 亚博网站登陆 亚博网站登陆